我討厭天文

我討厭天文.
時空浩瀚的使我惶恐.
卻愛閱讀星星獨耀的氛色.
夜半趁著能走閑步去超商找找人的 飼料.
抬眼視線切角 無月.
只.
大熊星座恰巧掛在頭頂上.
對著癡.
若似時間靜的停了.
如沉澱此刻入世非世.
單純的体著地表引力..
方想起.
沏在整案頭凌亂邊上的咖啡殘漬.
招上螞蟻了?
笑了.
最少.
寡酒能自伴.
.
內衣暖的微微潮了.
提上荒唐.
回程夜沁著涼.
分不明了. 四季.
怎不見歸影的鸝顏.
非夜..

這堪是恍回童時的後花園

這堪是恍回童時的後花園.
那個沒銅板讒流的柑仔店前.
跑腿菸酒柑仔店緣份的時空..
必經的巷口那像裝著暖器的哆嗦.
大寶藏的故鄉.
那野裡耗光更多時窗.
幾隻抓不著的蜻蜓.
小花蝶唱著無憂.
遍地的顏色.
瓜藤下的蕃薯.池魚的渠.
久違了.快門下,,
一個扎扎的當球玩.
一個甜甜的做零嘴.(配著拉點總健忘的肚子)
.
濃郁的巧克力.蘇打餅.熱鮮奶….
宵夜這時.不豐足了..
還攙了.
沒能躇在原始夢鄉.
若回口酒後.
能循道找到磨米店旁的豆花店…..
幼戲…

浮世若水

浮世若水.樂當個漂流木.而遇隨棲.
另一種躲藏.不願抬頭.摟著空白紙張.
只讓淡音樂著我ㄧ襲輕裳.
淺咖啡的和弦.
枕著獨斷.
.
雖然我.
從很早前就是盞油燈.
最近修正了那該是沙漏.
狀態下都是和諧著的極端.
.
我有面鏡子歲月替它上了妝.
沾塵依然美的恰到好處.
人說踐踏.
我論何處不風景.
.
轉角的這十秒.
勇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