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戀》

《愛戀》
是思念
帶我在大海裡漂泊
想著妳那柔美嫣紅的笑臉
裝著青春和浪漫
刻在我心口的愛戀
煎熬寂寞和孤獨的想念
是愛
卷起我對妳的眷戀
輕托著我的心在飛揚
是妳
繡滿了我的記憶
看清澈池水倒影著寧靜的心
慢慢陷入妳的溫柔
就是妳
恰似妳百媚一笑
牽動了我所有的神經
讓愛泳恆寫下美麗詩篇
真的是妳
溫柔的風讓我恍惚
在夕陽裏陶醉
妳的愛讓我窒息
妳的馥郁馨香
在夕陽裏陶醉
看落葉的表白
文:念雲 圖 網路

請新進的團員記得去念雲詩社那裡完成,成為社團成員喔!謝謝大家, …

請新進的團員記得去念雲詩社那裡完成,成為社團成員喔!謝謝大家
我的好友們:我新開一個《念雲詩社彩虹美夢社團》
這是網址: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715030665272116/
歡迎大家來賞詩 跟交流 廣結善緣 來申請入我們社團
大家如果想廣結善緣 結交更多心靈契合的朋友
可以來我這裡以文會友 真誠對待朋友 不說謊
這裡不能po色情圖片,說汙穢話語,還有謝絕廣告以外
其餘什麼文章都可以發表的,您們有興趣加入非常歡迎
謝謝大家!也祝大家母親節愉快 闔家歡樂慶團圓
這裡文章將只留給朋友欣賞,過一陣將只留給我知己賞讀
社團文章是公開的。喜歡我文章多來我念雲詩社欣賞

珍惜緣份

珍惜緣份
人生最寶貴的是生命
再來是親情 友誼 愛情
但沒有信仰的生命就像那牆頭的草
貧困也罷
富貴也罷
我們的生命總是有限度的
在這有限的生命裏我們要盡可能的獲得更多的快樂
親情、友情、愛情裏面飽含著幸福的種子
只要我們用心去呵護
總能開出幸福的花蕾
人活著不能一直忙、盲、茫
別忘記了珍惜身邊的人、事、物
尤其革命情感的情誼更要珍惜
或許這些才是你追求的幸福
人生的悲劇往往因為貪慾
人生的幸福大多來自於內心的平和
兒時的天真讓我們嚮往
因為沒有了成熟
所以少了太多的煩惱
我們都是人生旅途中的匆匆過客
所謂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相互利用、毀謗、詆毀、羞辱
偏離了人活著的意義跟生活的原則
生命之所以平等
因為你無法超越生命的規律
生活中難免有磕磕絆絆的事情
置之一笑是大度
時光總能打開緊緊的心結
不信請問一下自己的心聲
當一切即將結束
你最在乎的是什麼?
絕不是那些恩怨和煩惱
而是或多或少的一點遺憾
遺憾沒有好好珍惜生命的時光
遺憾自己沒有好好的去愛和珍惜
我要做我自己,不是別人的影子
但我願意是你幸福的種子
微笑著看天地
天大地大心胸更為廣闊
每個人都有埋怨
但願這一切都在春風裏消散
欣欣然
生命在這春天裏得到大地的厚愛
美麗的天空
就像慈祥媽媽的微笑
留給我們一個燦爛的空間
一個遐想的未來

看來侵伯真係采你都傻,呢頭簽出,果頭就有高官訪台,若果侵伯訪台,會唔會係大新聞呢?

看來侵伯真係采你都傻,呢頭簽出,果頭就有高官訪台,若果侵伯訪台,會唔會係大新聞呢?
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資深顧問葛來儀(Bonnie Glaser)指出,中國持續對台灣的政治、軍事和經濟施壓,危害台海安全且威脅美國利益,所以川普政府強化和台灣的關係一點都不讓人意外。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簽署「台灣旅行法」,此法案鼓勵台美各層級官員的訪問,而美國國務院行動迅速,已派出副助理國務卿黃之瀚(Alex Wong)出訪台灣,預計20日至22日都在台灣進行交流。
據《美國之音》報導,專門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黃之瀚,於新加坡參加會議後前來台灣拜訪,將在美國商會謝年飯發表談話,謝年飯是美國商務人士與台灣官員會面以增加互動的場合。美國國務院指出,這次的訪問著重在美國長期以來的對台政策以及支持台灣,黃之瀚也會和台灣官員討論各種議題。
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資深顧問葛來儀(Bonnie Glaser)指出,中國持續對台灣的政治、軍事和經濟施壓,危害台海安全且威脅美國利益,所以川普政府強化和台灣的關係一點都不讓人意外。
在台旅法通過之前,雖然美國和台灣官員有過互訪和會面,但往往都相當低調,避免引起外交爭議。中國方面則對台旅法感到震怒,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曾在17日表示,希望美國能夠改正錯誤,停止美台官員來往。」

好多時,包括我在內生日願望是「世界和平」,妖,最近唔知點解,好想老美教訓下大陸佬,可能我都會死埋一份…

好多時,包括我在內生日願望是「世界和平」,妖,最近唔知點解,好想老美教訓下大陸佬,可能我都會死埋一份,就算老美被教訓,我真的這樣想,和乜鬼平呀,打喇!
最近,和幾個藍絲朋友食飯,故意在我面前講,大陸軍隊如何超越美國,我最後拋出一句,咁最好就打翻鑊先講。

廣明講舊史之懲教生涯

廣明講舊史之懲教生涯
接觸林過雲的過程
近這段時間,大家都很熱心的討論有關林過雲會不會有機會出獄,若果按照香港的法制沒有改變的話,經過一個長期監禁委員會(未必是正確名稱),他是可以得到赦免刑期,即是由終身監禁改為有刑期,然後,就會計算刑期在最早的釋放日出獄。這個也是基本法下特首特赦刑事犯的一項權力。暫時香港是未試過,經委員審核,特首或者港督不簽命令,所以,不知道何時,就會有林過雲出獄的消息。
第一次接觸林過雲是在1983年初,當時小弟剛剛從老散委任為見習督導員,我們稱之為見習幫辦,形式和警察部不同,這是一個虛銜,或者是稱之為無薪升職。由於距離我回學堂再操的日子還有一個月,當時,我是隸屬押解組(Escourt Unit),加上是玻璃期,因此,我就被安排在今天的終審法院,當年是「大court樓」的高等法院做後援工作。又或者稱之為高級打雜,主要就是捱過那一個月。
剛好這段時間,又是林過雲案開審,好像是上天安排,因為當年可以接觸到林過雲的伙記是極之少數,主要是為了他個人安全,因為監獄署是提供優質和安全的羈留。他的押解過程,我不道有沒有後來者,當年我們覺得是有點大陣像,事實上也沒有先例,就算如大毒梟豪哥,鬼佬葛柏,也可能是同級,但大家還能在鏡頭前清楚看到面目,而林過雲就好像沒有。
「清場」,就是當時林過雲上庭時常常聽到的命令,例如,從老荔他的倉房到指模房,再從指模房上車,是專車,或者是那種剛出爐的「Cat A車」,完全沒有人可以接觸到。但是,他被安排在大court樓審,這個就考起了當年的監房。大家有到過這個地方就知道,這裡是沒有特別通道,車就停在門前,把犯拉下來,走入法庭,是有一段路是會接觸到路人,因此,每次他上庭都會圍住很多路人。據講,有人還想用遮打他。
另一方面,押解林過雲都是一個專案人員,這個押解名單是要交由法庭保管,意思就是每次上庭都會由這幾位伙記帶上庭,人腳就是一位印藉幫辦,巴藉沙展和華藉沙展,共三個人,而小弟當時是後備名單,並沒有機會押解,因為,法庭都好重視押解人員的責任,據講,法官就認為,若果有押解人員休假,就必須要預先通知法庭,不得找其他人,就算找都要先得到法庭批准。
我的所謂後備名單,只是用來頂替有突發的缺序,好像只試過一次是頂替了十五分鐘和陪同長官巡視才可以入內聽過十多二十分鐘。談到長官巡視,法庭都不賣賬,差點出了尷尬情況,原來,法庭只有一位長官的名單,就是解押組的老二,是一位巴藉總主任。有一日,當我陪同阿一,細雞上庭巡的時候,當法官看到這位長官出現,便叫停審訊,並訊問來者何人。當了解來者身份才繼續,也就此得到幾分鐘的聽審,當時剛好是介紹那幾十玻璃罐的證物。像實驗室般。另一次就是聽到林過雲大罵他的母親一幕。
因為,審訊未完,我就回到學堂操,因此,就只能說得咁多,剛好有一天被亞視影下來,每次當年今日播這條片,就會看到小弟那些年的小鮮肉樣子。我外父看過一次,非常之開心,常常都和人提起。當然,那個年代,傳媒不像今天的多,也有小小的花邊,就是英文的南華早報批評林過雲頭髮長,總是穿著那件樽領衫,原來,這個是法例規定,任何還押候審的犯人不能改變儀容,就算是穿都要穿被捕時的衣物,除非得到控方批准,因為,林過雲沒有反對,所以控方也收不到訊息,後來,我回到學堂也記不起有沒有變化。
林過雲入獄後,一直都被囚禁在石壁監獄,這個就是我未做過的大環頭,所以,入獄後的一切,都是靠聽伙記講,因為也不在我可以透露的範圍,由於他不是因為醫院條例囚禁在小欖,所以,一經委員會批准就可以出獄。若果當年證實他是有精神病,今天,我們都不需要討論,因為我所知道,醫院條例是較難放人。事實上,也是危險的做法。